| En

【聚焦LME WEEK】全球經濟展望——花旗銀行全球首席經濟學家Catherine Mann

發稿時間:2019-10-31

20191028日,一年一度的LME WEEK在英國倫敦正式召開。上海金屬網對本次LME WEEK進行全程報道,本文將為您帶來LME金屬研討會上的花旗銀行全球首席經濟學家Catherine Mann關于“全球經濟展望”的演講:

 

 

我想談三個問題,全球增長前景,很多人討論的經濟衰退,經濟衰退觀察指標,我還想談一下長期戰略挑戰,部分挑戰尚未解決。

 

世界變得越來越焦慮,我認為和主旨演講人說的那樣,大家傾向于更小、更快的市場,更重視自己的公司、自己的產品,反而不是增長前景。

 

、全球增長前景

 

我們發現,在2014年至2024年十年的時間里,增長預期保持在長期均值水平,沒有任何令人意外的地方。但是如果我們看到市場組成時,我們發現發達國家在預測周期內沒有達到長期均值,所以這意味著無論需求性質如何,這些市場不會是你的預期市場。

 

而新興市場雖然目前顯著放緩,但未來會實現較大幅度的反彈。但也不會實現長期均值,主要是因為中國,中國的增速沒有以往那么快,而且市場份額也更大了。

 

新興市場已經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火車頭,所以我們需要仔細研究GDP來了解這些市場的情況。

 

雖然發達市場經濟增速放緩,但GDP構成中的不同因素表現不同。發達經濟體GDP的支撐因素包括勞動力市場、消費和服務。服務可分為醫療、娛樂,也可以分為商業服務、軟件服務、信息服務。要解決勞動力缺口,就要解決其他勞動力無法補充、替代的商業服務、科技服務的勞動力。正如主旨演講人所說,要解決的是勞動力的缺口以及勞動力構成的變化。

 

進一步說,GDP的不同與消費構成因素的不同,以及與制造的不同,就是我們要看的PMI。PMI低于50表明制造業衰退,但是我們發現PMI在上揚,而且新興市場的PMI上揚更快,幅度更大。這對于重新估值新興市場的GDP提供了部分支撐。另外,服務業PMI顯示擴張,雖然有起有伏,但始終處于擴張區域。出口型制造型國家與內向型消費型國家之間存在對立,這種對立如何演化很重要,因為GDP水平對于全球增長前景至關重要。

 

談到貿易,我認為貿易兩大值得關注的因素:一個是短期因素,高頻交易已經崩潰,貿易增長萎縮,低于0,為負值。其他的短期問題還包括中美貿易糾紛、美歐貿易糾紛、美日貿易糾紛,基本上就是美國與其他國家的糾紛;二是長期因素,長期看來,貿易與GDP高度相關,呈21的比例,如果全球GDP增長3%,貿易增長6%。全球金融危機后,貿易增長一瀉千里,貿易已不再是全球經濟活動的驅動力,這對新興市場產生了很大的影響,因為部分新興市場國家失去了增長路徑,因為基本上所有的新興市場國家習慣于對外出口的增長方式。中美雙方的關稅摩擦已不是一場雙邊的貿易糾紛,而是全球貿易糾紛。

 

說到通脹,全球通脹率減緩并不意外,或者也有一些意外。我們來看預測,以及影響油價的組成因素、標桿價。例如未來一年油價處于高點,那么全球通脹將上升50%,如果供應問題導致油價下跌,那么通脹率將下浮50%,所以,更引起人注意的是油價變化的概率。 

那么,影響2020年經濟增長的風險因素中,哪個最重要呢?60%觀眾選擇了貿易紛爭和關稅壓力,其次是成本壓力/價格上漲(15%)、國外需求短缺(14%)、國內需求短缺(8%),最后是石油市場不穩定(4%)。我同意你們的選擇。但也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值得討論的地方。

 

 

二、經濟衰退

 

我們來談談經濟衰退,這是很多人都在議論的話題。未來經濟前景到底怎么樣?雖然我認為不應該這樣問,但確實金融市場上有許多和經濟衰退相關的問題。

 

來看經濟衰退的觀察指標,債市顯然認為明年經濟將陷入衰退,該預測計入了未來12個月美聯儲將降息的可能性,基本假設下是75%,下一個是25%,然后是50%??偟膩碚f,債市認為經濟會衰退,美聯儲就要有所行動。

 

但部分花旗的經濟學家對此并不確定,比較謹慎。融合了不同資產類別的模型所形成的金融形勢指數顯示,經濟狀況已經處于一個調整狀態,貨幣環境比較寬松了,美聯儲做了努力,歐洲央行也做出了努力。金融狀況沒有受到資本支出的限制。

 

錢到哪里去了?資本沒有流向投資需求,而是流向了資產。不同的資產類別都顯示出,價差在收窄,估值過高。

 

那么資本具體流向哪些地方?我們發現,資本流向BBB級資產、高收益資產、股票市場和新興市場。美聯儲以及歐洲央行降息,但資本沒有用于投資,而是流向資產市場,而是導致資產危機。所以,央行不是為了增加企業的資本開支,他們本應該這么做去解決通脹、就業率等問題,那么他們在做什么,他們在拯救誰?他們是在拯救信貸人嗎?不是,信貸在下降。他們是在拯救高負債人嗎?他們是在拯救回購市場嗎?他們確實做到了。他們在拯救低利率債券市場嗎?市場認為美聯儲確定是為了他們降息的。

 

如果市場對美聯儲降息的預期未能實現,那么,哪種資產類別將面臨最大的風險?LME會場的現場調查顯示,新興市場資產將面臨最大的風險,占比34%;其次是股票市場和高收益資產,分別占比27%18%。

 

大家的意見差異很大,因為我認為美聯儲10月份以后不會降息。新興市場雖然增長放緩,但過去十年金融管理政策更加嚴格,因此不會成為最有風險的資產。

 

三、長期戰略挑戰

 

 

我說過全球化的進程已經停滯,無論是從短期增長的收縮,還是從長期結構的變化來看。這對全球性的生產商意味著什么?這意味著,對于那些還沒有完全融入全球經濟當中來的國家,比如一些非洲國家,它們的經濟增長將面臨壓力。

 

全球經濟面臨的第二個問題是不同年齡段的增長負擔不同。在過去的10年里,一直很大的增長問題。那么是誰承擔了增長問題呢?在發達國家,如果你出生在40,50年代,那么在你退休前,你的收入會隨著經濟增長而增長。60年代出生,千禧年出生的人就不同了,對于后面的年輕一代而言,他們一出生,收入增長率已然觸頂,除非政策制定者能做出改變。

 

最后,投資者們忽略了哪些戰略挑戰呢?調查顯示,人們認為千禧年以及95年后出生的一代人的賺錢能力、全球化停滯、氣候問題以及嬰兒潮一代面臨的財政壓力是被投資者忽略掉的挑戰。

 

11选5全包盈利技巧 新11选5杀号公式技巧 四川金7乐遗漏果查询 云南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上海期如意期货配资去哪里开户 北京快三预测和值推荐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手机版 2010年3月上证指数 pc蛋蛋幸运28 000598股票行情 福彩双色球开奖号码